国王的败局国王之谷败将门女照片

合同范文 2020-02-14186未知admin

  46.国王的败局 46.国王nga国王之谷败将门始末的败局 的放牧者眼神带着警戒环视在场众人,最后目光再次停留于使他的情绪逐渐动荡,对面的推理作家身上。

  夹杂讪笑与防备的表情变化无法逃过白夜的双眼,当然连他自己也知道这点,于是他终于撇除一开始的试探,跟随眼前的年轻人进入话题核心。

  「有关南家继承人所必须承担的东西,你从一开始就有这种猜测吗?不过,如今的确也从燕华口中验证了,这点我确实不得不你。

  如果先撇开我是否就是你口中的那位继承人,不对,如果我想否认也不行,毕竟目前南家事业的董事长真的是我没错。

  但我也是想知道,你是如何从一开始就能够联想到,南家有必须要继承的那个东西?是的,正是火迷宫这项并非南家祖传的物件,为什么如今却是后代必须继承的?」 棘手的敌人将语言与逻辑化为武器,把它击向原本的陈述者身上。

  一来一往的攻守,有如棋盘上的对弈令人无法松懈,哪怕是最不起眼的一步,都有可能全盘皆输。

  然而这一点白夜当然也已经预料到,他的神色一如既往,声音平稳的继续扮书人的角色。

  「南董事长,你肯定知道南家的火迷宫里藏着什么东西吧?所谓备拥有的物件,并不会因为它所在的在哪就决定它的拥有人是谁。

  它的定义并非物件一开始所有权的追究,所有权并不等于拥有,拥有就如同放在某个人手上的东西,但它的所有权却可能会是任何一个人。

  比方说有几种情况:情人给予对方的礼物,就有拥有跟所有权的共同移让关系,因为有了赠与这个动作。

  小偷从屋主那里偷来的花瓶,却不能说小偷原本就有它的所有权,只是有了它的拥有权是吧?」 南石准的脸色微变,虽然仍挂着笑容,但能从眉宇间看出存在一丝不悦。

  可以听出白夜是在暗指南家的火迷宫跟设计图,都是从黄家那里所偷来的,不过这一点从一开始南燕华本人的自白中就能得知,并不是什么令人惊奇的事。

  「这么说可以明白吧?」白夜露出一丝冷笑,接着说:「火迷宫的地图一开始的确不是南家的东西,如果说南家人最终必须继承的,大概也只有家族事业还有缚绞牢而已。

  然而从黄家那里偷来迷宫的你们,为了避免遭受活下来的颜家人追杀,同时也为了在战争中存活,数代前的当家就此心有不平的自黄家因为战争而人去楼空的家中,找出了当初设计用来抵御外敌却反而你们的迷宫设计图,用它增设通往缚绞牢地下通道的规模。

  建设完成后,由于之后的当家为了自己的私慾,再次于里头增建了某些间,所以正式将火迷宫的一切纳为南家所有,这同时也解释某些家族的藏身处、食尸鬼的诞生还有南燕华人格病态究竟是如何产生的。

  」 「这是……所谓的三位一体的由来吗?」一直沉默不语,静观对弈的向家女主人终于开口提问,情绪因为这番话而再度被。

  「跟三位一体有关的物件,从一开始就放在铁盒之中,那个铁盒也是南家继承人必须代代相传的东西,在此之前则是被眼前这名先生所带着。

  」 此话中被安置着陷阱,唯有知情之人才知道,同时也会在开口瞬间被自己的言语所刺穿。

  「依照燕华刚才的自白可以听出,里面应该是设置父亲自身所感兴趣的设施吧?父亲一直都有着病态思想,极度崇尚家族荣耀与传统的保守继承,同时他也着重自己兴趣上的实现。

  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让杰华就读市内医学院的关系,也算是他想借后代子孙之手,完成自己想涉略外科手术实验的狂想。

  只国王之谷败将门始末是我想任何人都知道,迷宫内设置的设施,已经比不上现代的器械,闭门造车的研究终究跟不上时代的变迁,这也就是为什么父亲会将建在迷宫内的设施连带迷宫本身,使它成为南家必须继承的物件之一,你刚才提到的当家私慾,所指的也是我父亲。

  」 全部都是自己父亲的慾望,为了后代子孙的理想以及出自南燕华口中的情报吗?真是狡猾的男人。

  「之所以必须由南家人继承,也是因为它如同迷宫一样是一项人的东西,无论是缚绞牢的家族传统,还是后来增设的外科手术室都是。

  如此一来,我们也非得感谢在黄家迷宫的之下,带着这份心意不得不接下迷宫传承的重任,最后让它在历史中逐渐被遗忘,而且是由南家后代子孙去背负那样的历史。

  不愧是长年打滚于职场上的领导者,能把黑的说成白的真是令人,但在我看来,迷宫本身无论是伴随什么样的原因出现在那里,它终究不是南家的产物。

  」 南石准脸部肌肉抽动,最后仍把心中的怒火压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这是对方故意激怒且使他失去冷静的手段,即使那是不偏不倚的事实,就算它的存在本来就是一场谎言,但是从一开始三个家族的悲剧、迷宫设施本身存在的目的、南茧华必须被抹灭的真实,所有的一切不正是一场充满滑稽又的闹剧吗? 「拥有跟所有权的话题我们就此结束吧!南先生,火迷宫是这所有一切的原点,就像我们所见到的黄家灭门火警案一样,但也正如一开始的剧本一样。

  因为铁盒被高所发现,牵扯出三位一体存在案件中的可能,正巧与南家因为火迷宫的演变,诞生出三位一体的扭曲事实一样。

  姑且不论这两者之间只是因为时空背景有所不同,但丝毫没有改变其演变顺序一样。

  过去所谓的三位一体:家族的藏身处、食尸鬼的诞生还有南燕华人格病态,可以将它再解读成:缚绞牢、地下设施、南织家族的崩坏。

  然后随着铁盒的演变成:地下迷宫、南茧华的存在、黄秀惠女士的家书自白。

  最后则是在南燕华身上所意会的意义──过去的现实、现在的理想、我想拥有的家族!」 果不其然在场所有人,就连包括已经迷离的男孩在内,全部因为这番三重意义的演变而感到。

  南石准轻微颤抖,恶狠狠瞪着眼前的男人,但一时间他却无法完全这项理论。

  因为即使三位一体是对方联想出来,有关目前所有犯行还有事件的总称,但里面所指的任何要点,都是过去跟正在发生或是发生过的真实情况,也如同白夜刚才所提到,这些的确就是剧本的一部份! 「其实就算你燕华把接下来目击到的情况脱口而出,我大概也知道他看到了什么。

  在缚肢村南家地下迷宫的尽头,是南世承老先生为了自己私慾所件的手术室,可能其中还有的相关设施,不过都是早期所见的旧款。

  曾经待在缚绞牢,最后却都已经消失的那些人,不对,或许该说,因为他的,在过去曾经被打入缚绞牢的那几位家族──自己的妻子、兄弟还有……那个不能于南家表面,他认为会南家优良传统的家族……」 推理作家与南织企业现任董事长两人四目相交,无法的隐藏,伴随紧绷的氛围跟着言语终于浮上台面。

  」白夜才刚语毕,接着补充道:「这三名,不正也象征那三位一体的意义吗?过去夺走自己所想要一切的弟弟,对南家不重要也不需要存在的最佳实验体,曾经他想拥有一同建构理想家族的妻子,这些渴望竟然巧妙的自南世承先生那时就已经诞生,你们南家的后代子孙连带也将这些给继承下来了。

  」 「败国王女攻略就如同……一样吗?」逐渐恢复意识的南燕华终于开口,看得出来那些曾经武装在他身上的人格,已经在白夜的层层突破中而消失。

  「这是……血源的……一项如同般的继承!」 「是的,向太太。

  我们也跟南世承老先生一样能看出,现在正恐怖罪刑的南杰华,正继承那的天分与奇想,巧妙扮演南茧华跟南杰华的角色,这两位人物都是密不可分的自己。

  不过,我们却不能忽视自过去家族继承下来的行为还有天性,是的,在这所有的事件轮廓还有史中,我们能看见,南织一族是真的拥有天生的思维,可能通过还有外在因素能做到改变,但如果因为某些原因或,它就会像未复发的遗传疾病一样遍布血液之中,甚至会改变一个人的人格。

  」白夜转头望向南燕华,接着说:「不只是燕华,被你的杰华,这些过去或许是能够被改变的新一代家族,但如果是你本身的话,是真的将这血脉发扬到让人发指的地步,令人敬佩同时也令人。

  」 「白夜先生,少在那含血喷人了!」南董事长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的目光刺向眼前的敌人整个人坐直身子。

  「就算你解释了自己所设定的名词,解释了过去与现在发生在南家身上所有历史与事件的,还有南家族人可能传承的行为,但却都不能解释我为什么会是第三代继承人的疑问!」 「疑问?这不是很明白的早摆在我们面前了吗?南石准先生。

  」 面对推理作家首次提及自己本名,原本努力按奈住怒火的企业家感到一阵寒颤,开始不断思索自己到底遗漏了什么,同时也惊觉到自己已经逐渐被对方所牵引而无法控制情绪。

  「拥有高芥诚所带出的铁盒的人,就是南家正统的继承者,这一点我在此先强调。

  目前我身上可没有你所说的那什么铁盒,想要找来就尽管来吧!」 现场突然垄罩一阵诡谲的,向家女主人的视线缓慢落到推理作家身上,南家么子则是一脸不解眼前究竟是什么状况。

  「南石准先生,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听到铁盒一词的?想必是在我提及三位一体还有从高手中带出的情报这些话里吧?」 「不是这样吗?」南石准带着笑意,宛如自己已经赢得这场对弈的胜利。

  「若非铁盒已经落到高手上,并且被代理拿到手,它自然不会有现在正存在你身上的事实,你肯定也是知道这点才会如此自信的回答吧?」 「白夜先生,你难道想借由这样来认定我是南家的继承人?」的放物者耸耸肩感到不以为然,一边啼笑皆非的说:「那也是因为打从一开始我就真的没有你口中所说的东西。

  」 「南先生,你就是这么急性子才会坏事的,这点我从一开始就已经告诉过你,看来你并没有学乖,我还没说完呢。

  「盒子里因为落到警方手上,所以我们知道里头的物件,所以我也才把夜鹳鬼等一连串与南家有关的事件谜团给解开,其中铁盒内最重大的秘密,莫过于属火迷宫的地图了。

  在从某位记者自相关管道,找到海边荒村即是过去南家跟火迷宫的原型,接着牵扯到邻近三

  家族的恩怨,这张地图一直令我摸不着头绪,只知道是出自之手所描绘,但多亏了这项情报,让我看见解开地图的曙光,还有现在我准备要提的继承人之说。

  刚才燕华也提到,南世承老先生过去跟他提过关于地图继承、选出左右手还有不是左右手不能使用纸笔画下地图,需三个人共同协助的情况,所以目前我们所看到存在铁盒之中的绘图,是出自于南世承老先生弟弟之手。

  既然是借由他的手画出,那么我们目前看到的也只是火迷宫地图的一部份,不过为什么我会知道火迷宫并没有一张完整的地图,这可以再追朔到另外几点。

  除了刚才从燕华口中得知的过去,首先国王之谷败将门女主角就是从过去文献提到的『蛛网甕流阵』原本是南家为了抵御颜家请黄家所盖成的,但因为战争的关系地表上的构造早已完全被,只留下地下迷宫部分。

  这一点同时解释刚才我所提到的食尸鬼的诞生是出自当时黄家于战争中,吞食南家族人过去遗体所致。

  「另外一点则是,既然南燕华早就可以在地下迷宫来去自如,为什么仍于铁盒的取回呢?过去铁盒刚交到警方手上时,我曾南杰华总有一天会来取回铁盒,但是事实却没有如此,因为他之后的行动却是找上了自己弟弟,并且试图向家的人。

  难道是意会到已经完全无法从警方那边拿回铁盒,所以将目标转移到他人身上吗?如果铁盒是如此重要的东西,那为什么不即时取回?不等到风头稍过后才出现在向家人前?况且提供给南茧华的『尸体』可不能减少,想必自己的弟弟还有引诱活人的价值,在鬼随时会在夜里出没的情况,是鲜少人会铤而走险外出的吧?然而,在鬼无差别伤人事件后,才稍稍解开这道疑惑。

  从中我也推测……莫非南杰华根本不需要那地图,就能熟练于地下迷宫中穿梭?就算地下迷宫的构造并不比,也就是地表上的阵型复杂,但由于它属于立体结构,并非单纯仅平面展开,所以只有活动于该处的人能够熟记正确的通行方式。

  当然这个假设也只暂时放在我的脑中不得而解,直到我想到或许能够从燕华身上获得更多情报。

  在刚刚你来到这里之前,从燕华自白中的继承人内容得到了几个结论,所以我才说拼图已经完成了,其中三位一体会在我的语末有个总结。

  从南杰华的行动解读来看,可推断他可能尚未找到能够进入缚肢村南家火迷宫尽头的方法,没错,正是那在你父亲手中出现的产物──外科设施。

  也就是说……他之所以能够轻易地图、无法进入火迷宫深处,又却能熟练穿梭地下迷宫中,是因为他正是三方继承者中的左右手之一,持有『蛛网甕流阵』下书的继承者。

  可别忘了,南燕华过去曾被牢记,南世承老先生带着他通往缚绞牢的部分迷宫,并且被称为继承者,听好了!他只是被要牢记,并且不能依靠任何纸笔作下纪录,那他自然就是『蛛网甕流阵』的继承者。

  可是只有身为正统继承者的左右手才会有牢记上、下两种地图的继承方式,所以必定存在着某位真正拥有地图的继承者,也因为那则地图只在他身上。

  又因为无法使用书面写下,导致出现在铁盒内的半张地图极为古怪,所以只有真正的继承者他拥有完整的地图,而且是另有其人。

  南先生,刚才我所指的铁盒,应该不会是这个铁盒吧?我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高芥诚手上的铁盒是从鬼手上取到的。

  意思就是说,我根本也没设定在你身上会有铁盒这个东西,就算拥有也不会是真正的继承者,别忘了拥有跟所有权的意义了。

  为何你会想要警方去搜你的身呢?是作谁心虚?还是你认定铁盒在自己身上就会被认为是继承者?因为你早就是认定只有继承者会有铁盒,但却忘记它不在自己身上,并非自己就不会是继承者!」 此时南石准再也不想隐藏即将爆发的情绪,整个脸红脖子粗站起身来,般的直指对面的男人。

  「我没想到短短一句话能够让你有这么多联想,但这些不过是你的!是你文字游戏的戏码!」 「你今天是准备来带走燕华的吗?」 白夜的话锋突然一转,使向家女主人与孩童脸露吃惊,接着推理作家兑现刚才自己所提,将会为三位一体的解释做出总结一事。

原文标题:国王的败局国王之谷败将门女照片 网址:http://www.norgickamagra.com/hetongfanwen/2020/0214/1207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一知半解语文网 www.norgickamagra.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