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玉(传说人秦娥物)

心得体会 2020-01-21112未知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弄玉:人名,相传为春秋秦穆公女,又称秦娥、秦女、秦王女等,嫁善吹箫萧史,日就萧史学箫作凤鸣, 穆公为作凤台以居之。后夫妻乘凤仙去。事见汉刘向 《列仙传》。 北周 庾信 《荡子赋》:“ 罗敷总发,弄玉初笄。” 唐 李白 《凤台曲》:“曲在身不返,空馀弄玉名。” 清钮琇《觚賸·延平女子》:“﹝ 延平女子题壁诗﹞序云……二八结褵,新妇获参军之配,何异莫愁南国,得嫁阿侯 ;庶几弄玉秦楼,相逢萧史。”

  话说秦穆公并国二十,遂伯西戎。周襄王命尹武公赐金鼓以贺之。秦伯自称年老,不便入朝,使公孙枝如周谢恩。是年,繇余病卒,穆公心加痛惜,遂以孟明为右庶长。公孙枝自周还,知穆公意向孟明,亦告老致政。不在话下。却说秦穆公有,生时适有人献璞,琢之得碧色美玉。女周岁,宫中陈盘 ①,女独取此玉,弄之不舍,因名弄玉。稍长,姿容绝世,且又聪明无比。善于吹笙,不由乐师,自成音调。穆公命巧匠,剖此美玉为笙。女吹之,声如凤鸣。穆公钟爱其女,筑重楼以居之,名曰凤楼。楼前有高台,亦名凤台。弄玉年十五,穆公欲为之求佳婿。弄玉自誓曰:“必得善笙人,能与我唱和者,方是我夫,他非所愿也。”穆公使人遍访,不得其人。秦娥忽一日,弄玉于楼上卷帘闲看,见天净云空,月明如镜,呼侍儿焚香一柱,取碧玉笙,临窗吹之。声音清越,响入天际。微风拂拂,忽若有和之者。其声若远若近。弄玉心异之,乃停吹而听,其声亦止,余音犹袅袅不断。

  弄玉临风惘然,如有所失。徙倚夜半,月昃 ①香消,乃将玉笙置于床头,勉强就寝。西南方天门洞开,五色霞光,如昼。一美丈夫羽冠鹤氅,骑彩凤自天而下,立于凤台之上。谓弄玉曰:“我乃太华山之主也。命我与尔结为婚姻,当以中秋日相见,宿缘应②尔。”乃于腰间解赤玉箫,倚栏吹之

  。其彩凤亦舒翼鸣舞。凤声与箫声,唱和如一,宫商③协调,喤喤盈耳。弄玉神思俱迷,不觉问曰:“此何曲也?”美丈夫对曰:“此《华山吟》第一弄也。”弄玉又问曰:“曲可学乎?”美丈夫对曰:“既成姻契,何难相授?”言毕,直前执弄玉之手。弄玉猛然惊觉,梦中景象,宛然在目。及旦,自言于穆公。乃使孟明以梦中形象,于太华山访之。有野夫指之曰:“山上明星岩,有一异人,自七月十五日至此,结庐独居,每日下山沽酒自酌。至晚,必吹箫一曲,箫声四彻,闻者忘卧,不知何处人也。”孟明登太华山,至明星岩下,果见一人羽冠鹤氅玉貌丹唇,飘飘然有超尘出俗之姿。孟明知是异人,上前揖之,问其姓名。对曰:“某萧姓,史名。足下何人?来此何事?”孟明曰:“某乃本国右庶长,百里视是也。吾主为爱女择婿,女善吹笙,必求其匹。闻中下精于音乐,吾主渴欲一见,命某奉迎。”萧史曰:“某粗解宫商,别无他长,不敢辱命。”孟明曰:“同见吾主,自有分晓。”乃与共载而回。孟明先见穆公,奏知其事,然后引萧史入谒。穆公坐于凤台之上,萧史拜见曰:“臣山野匹夫,不知礼法,伏祈矜宥!”穆公视萧史形容潇洒,有离尘绝俗之韵,心中先有三分欢喜:乃赐坐于旁,问曰:“闻子善箫,亦善笙乎?”萧史曰:“臣止能箫,不能笙也。”穆公曰:“本欲觅吹笙之侣,今箫与笙不同器,非吾女匹也。”顾孟明使引退。弄玉遣侍者传语穆公曰:“箫与笙一类也。客既善箫,何不一试其长?奈何令怀技而去乎?”穆公以为然,乃命萧史奏之。萧史取出赤玉箫一枝,玉色温润,赤光人目,诚希世之珍也。才品一曲,清风习习而来。奏第二曲,四合。奏至第三曲,见白鹤成对,翔舞于空中;孔雀数双,栖集于林际:百鸟和鸣,经时方散。穆公大悦。时弄玉于帘内,窥见其异,亦喜曰:“此真吾夫矣!”穆公复问萧史曰:“子知笙、箫何为而作?始于何时?”萧史对曰:“笙者,生也;女娲氏所作,义取发生,律应太簇 ①。箫者,肃也;伏羲氏所作,秦娥义取,律应仲吕②。”穆公曰:“试详言之。”萧对曰:“臣执艺在箫,请但言箫。昔伏羲氏,编竹为箫,其形参差③,以象凤翼;其声和美,以象凤鸣。大者谓之,‘雅箫’,编二十三管,长尺有四寸;小者谓之‘颂箫’,编十六管,长尺有二寸。总谓之箫管。其无底者,谓之‘洞箫’。其后黄帝使伶伦④伐竹于昆溪,制为笛。横七孔,吹之,亦象凤鸣,其形甚简。

  后人厌箫管之繁,专用一管而竖吹之。又以名箫,短者名管。今之箫,非古之箫矣。”穆公曰:“卿吹箫,何以能致珍禽也?”史又对曰:“箫制虽减,其声不变,作者以象凤鸣,凤乃百鸟之王,故皆闻风声而翔集也。昔舜作箫韶之乐,应声而来仪,凤且可致,况他鸟乎?”,音声洪亮。穆公愈悦,谓史之:“寡人有爱女弄玉,颇通音律,不欲归之盲①婿,愿以室吾子。”萧史敛容再辞拜曰:“史本山僻野人,安敢当王侯之贵乎?”穆公曰:“小女有在前,欲择善笙者为偶,今吾子之箫,能地,格 ②,更胜于笙多矣。况吾女复有梦征,今日正是八月十五中秋之日,此天缘也,卿不能辞。”萧史乃拜谢。穆公命太史择日婚配,太史奏今夕中秋上吉,月圆于上,人圆于下。乃使左右具汤沐,引萧史洁体,赐新衣冠更换,送至凤楼,与弄玉成亲。夫妻和顺,自不必说。

  次早,穆公拜萧史为中大夫。萧史虽列朝班,不与国政,秦娥日居凤楼之中,不食火食,时或饮酒数杯耳。弄玉学其导气之方,亦渐能绝粒。萧史教弄玉,为《来风》之曲。约居半载,忽然一夜,夫妇于月下吹箫,遂有紫凤集于台之左,赤龙盘于台之右。萧史曰:“吾本,以史籍散乱,命吾整理。乃以周宣王十七年五日,降生于周之萧氏,为萧三郎。至宣王末年,史官失职,吾乃连缀本末,备典籍之遗漏。周人以吾有功于史,遂称吾为萧史。今历一百十余年矣。命我为华山之主,与子有夙缘,故以箫声作合,然不应久住。今龙凤来迎,可以去矣。”弄玉欲辞其父,萧史不可,曰:“既为神仙,当脱然无虑,岂容于眷属生系恋耶?”于是萧史乘赤龙,弄玉乘紫凤,自凤台翔云而去。今人称佳婿为“乘龙”,正谓此也。是夜,有人于太华山闻凤鸣焉。次早,宫侍报知穆公。穆公惘然,徐叹曰:“神仙之事,果有之也!倘此时有龙凤迎寡人,寡人视弃山河,如弃敝屣耳!”命人于太华踪迹之,杳然无所。遂立祠于明星岩,岁时以酒果祀之。至今称为萧女祠,祠中时闻凤鸣也。又据汉刘向《列仙传》记载:“萧史者,秦穆公时人也。善吹箫,能致孔雀白鹤于庭。穆公有女字弄玉,好之,公遂以女妻焉,日教弄玉作凤鸣。居数年,吹似凤声,来止其屋。公为作凤台,夫妇止其上不下数年。一旦,皆随飞去。故秦人为作凤女祠于雍宫中,时有箫声而已。”

  说成亲几年后,弄玉得到萧史的真传,两人的萧声常能引来,后来两人便双双成仙,骑凤了。 由此,后世就将萧史当作了夫婿的代名词.

  「萧史」介绍:传说中春秋时的人物。汉《刘向˙列仙传˙卷上˙萧史》中说: 萧史善吹箫,作凤鸣。秦穆公以女弄玉妻之,作凤楼,教弄玉吹箫,感凤来集,弄玉乘凤、萧史乘龙,夫妇同仙去。

  李贺天上谣》:“秦妃卷帘北窗晓,窗前植桐青凤小”中“秦妃”指的就是弄玉。

  「弄玉」是秦穆公的女儿,她长得非常漂亮,而且很喜欢音乐,是一个吹箫高手。因此,她住的「凤楼」中,常会传出美妙的箫声。有一天晚上,她又坐在「凤楼」中,对着满天的星星。夜里静悄悄,轻柔幽婉的箫声好像一缕轻烟,飘向天边,在星空中回呀荡的。隐约中,弄玉觉得,自己并不是在独奏。因为,星空中似乎也有一「缕」箫声,正与自己合鸣。

  后来,弄玉回睡觉,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英俊少年,吹着箫,骑著一只彩凤翩翩飞来。少年对弄玉说:「我叫萧史!住在华山。我很喜欢吹箫,因为听到你的吹奏,特地来这里和你交个朋友。」说完,他就开始吹箫,箫声悠美,听得弄玉芳心暗动,於是也拿出箫合奏。他们吹了一曲又一曲,非常开心。这是一个多甜美的梦呀!弄玉醒来后,不禁一再回想梦中的情景,对那位俊美少年再也不能忘怀。

  后来,秦穆公知道女儿的心事,就派人到华山去寻找这位梦中人。没想到果真找到一位名叫萧史的少年,而且他也真会吹箫。等弄玉见到萧史,她真是太高兴了,因为萧史就是她梦里的少年啊!

  萧史和弄玉成亲后,非常恩爱,两人经常一起吹箫,秦国的山林溪边、蓝天、夜空,几乎时时可以听到他们的合奏。

  秦国的少年男女被他们这种浪漫的行为感染,开始也爱唱跳舞,全国的气氛由严肃变成活泼。这种现象使得朝廷臣子很忧心,怕风气因此变坏,所以不断向秦穆公反应。萧史和弄玉为了不为难父王,也为了逃避这些烦人的闲话,於是不告而别,躲到一个别人再也找不到的地方。民间为他们的消失编了一段美丽的。将萧史和弄玉说成是下凡,有一天当他们夫妇正在合奏时,忽然天外飞来一只龙和凤,载著他们一,飞到华山明星崖。为纪念萧史弄玉,后人在此修建了“引凤亭”,在山峰上修建了玉女祠。这段奇事,《东周列国志》上有“弄玉双跨凤赵盾背秦立灵公”的详细记载。

  春秋时期,秦穆公最喜欢的小女儿在周岁时抓周,唯独抓了一块别国进贡的一块碧玉.不舍放下.于是秦穆公

  给她取名为弄玉.弄玉不仅活泼聪颖、美艳伶俐,而且能善舞,还吹得一口悦耳的竹笙。秦穆公素来疼爱这个小女儿,于是将她周岁时所抓宝玉打制成笙赐于弄玉。弄玉长大以后,出落得容貌非常美丽,而且聪明无比,善喜吹笙,并无师自通,技艺精湛。每每在台上吹碧玉笙,定能招来百鸟合鸣。秦穆公自视为掌上明珠。欲为女儿召邻国王子为婿,将来可做国君夫人。但弄玉不从,自有主张,若不是懂音律、善吹笙的高手,弄玉宁可不嫁。穆公珍爱女儿,只得依从于她。

  一天仲夏之夜,月华如水。弄玉正在台上吹笙。一阵阵微风拂面而过。弄玉耳畔忽闻一派优美轻柔的音乐之声。这乐声从天边远远传来,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深沉凄惋,仿佛在远的亲人。弄玉又惊奇、又。再吹笙时,这乐声竟应和着弄玉吹奏的节拍、曲调,吹起和音。好像合奏者就在呼吸相闻的咫尺之间,若远若近,配合得水融,天衣无缝,衬托着弄玉的笙声更加细腻悦耳。啊,这是箫!只有如此技艺高超的吹箫人才是弄玉梦寐以求的夫君。秦穆公派人从百里外的太华山把名字叫做“萧史”的吹箫者请上台。只见他少年英俊,气宇轩昂,举止潇洒,落落大方。萧史取出一支赤玉箫,在阳光下,玉箫闪着赤红的,耀眼夺目。他吹第一曲,天上就飘来阵阵清风;吹第二曲,从四方聚合;吹到第三曲时,只见一双双丹顶白鹤在空中来回飞舞,一对对开屏的孔雀相伴栖息在树林之中;百鸟随着飞来,争相鸣叫。穆公、弄玉及群臣百姓陶醉在美妙的箫声之中。

  一天,夫妻二人正在月下吹箫捧笙,忽见天上冉冉飞来一龙一凤。那紫色的翔凤停在凤台左边,金色的腾龙盘在凤台右边。这一龙一凤舒颈、展翅,凤鸣龙吟显得亲切,仿佛在向他们。弄玉带着碧玉笙乘上紫凤,萧史带上赤玉箫跨上金龙,一时间龙凤双展翅,驾着飞入皓月太空。至今,人们还能隐隐约约听见他们那象凤鸣般悦耳动听的合音呢。

  吹箫引凤,随凤而去,达到仙境,后世历代文人墨客纷纷吟诗作赋诵这段佳话。唐代著名诗人李白的乐府诗《凤台曲》:尝闻秦帝女,传得声。

  此弄玉历史上是果有其人的,但不知道此乘龙快婿是否真有其人.纵然不能双双成仙,但却已经是眷侣,胜过清心寡欲的神仙了吧.弄玉是幸福的,可在春秋动荡的时代大背景下,个人的幸福又能幸福到哪里去呢.还好秦穆公是个颇有作为的国主,这才是这段因缘得以完满的最重要的外部条件吧。

  可弄玉毕竟只有一个,幸福的女人很多,但在史上留下的名字的却太少。不幸的女子却在这台以男子为主角的大剧上,扮演着一个醒目的很为重要的配角。在一个男子为支配的,女子的幸福就仰仗着命运,如浮萍,飘荡着。喜剧反而是最壮丽的悲剧。是否每个人都明白呢?

  秦女箫秦女鸾秦妃 秦娥 秦家楼 秦弄玉 秦楼秦楼吹箫秦楼夜约秦楼客秦楼萧史伴秦楼风秦楼凤吹秦玉秦王女 秦箫秦台秦凤秦鸾箫史箫史凤箫奏秦台箫女乘凤乘鸾 乘鸾女乘鸾姿乘龙人乘龙骑女乘龙骑凤乘龙快婿 楼凤仙史仙鸾彩凤吹箫吹箫仙子吹箫伴吹箫伴侣吹箫侣吹箫女吹凤箫嬴女嬴女吹箫学凤学凤鸣弄玉弄玉吹箫弄玉箫楼中威风瀛女弄箫玉箫祥凤秦台

原文标题:弄玉(传说人秦娥物) 网址:http://www.norgickamagra.com/xindetihui/2020/0121/402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一知半解语文网 www.norgickamagra.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